Hommes_dieu

I'll get old with her,just from afar.

我会和她白头到老,只不过是天各一方。

『HP_AU』forgettable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

圣诞节期间的霍格沃茨显得有些冷清,大抵是多数格兰芬多的学生回家折腾的原因。现在Shaw的宿舍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又吞了几只巧克力蛙后闷闷地摔在床上。她是感受不到孤独,但是这过分的静谧让她有些生气。
宿舍的门却在这时被推开了一条缝,打起精神坐起来盯着门看。
“Hi,Sameen~”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
“你不是回家了吗?”Shaw觉得眼前的这位舍友有些怪,况且在这个学校根本没人叫她Sameen。
“哦,我爸妈临时出去了,只好把我扔回来了。”那女生笑着走到Shaw身边,“你不介意我坐在你床上吧?”说完根本没理Shaw的回应就先自顾自地坐下了。
Shaw尽管千万个不愿意但也不能生硬地把这位怪怪的舍友推开,身子往后缩了缩抓住藏在被子里的魔杖。
“你不乖喔。”眼前的人先一步掏出魔杖指向Shaw,“昏昏倒地。”
再次醒来就被绑在了一把很硬的木质椅子上,略昏暗的灯光让Shaw花了些时间去适应,“你是谁?我的舍友呢?”
“Sameen,你这种态度让我很难过呢。”Root笑着走近动弹不得的Shaw,“连我都不认识……我可是仰慕了你很久呢。至于你的舍友……我可没见过,你指的是我用复方汤剂变得那个人?”
“说你的目的。”Shaw一点都不喜欢眼前这个把自己五花大绑起来的变态,一点都不,她莫名觉得有些饿,“随便,我饿了。”
“我哪有什么目的呀。”Root的魔杖在Shaw身上轻轻滑过,“就是想个办法见见自己的偶像而已。至于吃的,我刚从食堂顺了个牛柳汉堡,那就勉为其难地先给你吃吧。”不知道怎么从背后变出了一个汉堡。
“把我松开,这样怎么吃!”Shaw盯着汉堡偷偷咽了口口水。
“好吧,那就松开你,反正你的魔杖被我撇在宿舍了。”Root腾出一只手刚解了绳子,就被Shaw压在墙角,“Sweetie,轻点,女孩子可是细皮嫩肉的经不起这么摧残。”
“快告诉我你的目的。”Shaw稍稍松了些力气顺手抢过Root的魔杖,“我想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了,你是那个当年因为要被分在斯莱特林还是拉文克劳让分院帽纠结了十分钟的人吧?”
“我很开心你还记得我呢。”Root的脸上挂起大大的笑容,“随便告诉你,最后我选择了斯莱特林……我是斯莱特林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学生,可惜了不和伏地魔一个时代要不然我可以碾压他几百次。”
这话确实不是人人都说的出口的,但是Shaw知道Root有这个狂妄的资本,先是因为分院事件在霍格沃茨内掀起一阵讨论热潮,然后便带领着斯莱特林拿了当年的学院杯,第二年竞选魁地奇找球手并成功担任其职,在二年级的魁地奇比赛上让其他几个学院的找球手毫无用武之地。而最近让好不容易消停些的Root再一次名声大噪的事件就是她刚在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上拿了全优。哦,梅林知道霍格沃茨上上下下有多少男人被她迷的想被下了迷情剂一样。
“不过你貌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Shaw的脑子里迅速回顾了一遍Root的光辉事迹后淡淡开口,这女人防着点总没错,聪明,狡诈,美丽,也怪不得有那么多男人喜欢她到癫狂。
“我就是想见见那个传说中仅次于我的格兰芬多小学妹长什么样而已嘛。”Root的脸和Shaw的贴的很近,Shaw几乎可以闻到Root身上散发出的好闻的香水味,“现在看到了,果然很棒呢。长得漂亮,又有能力让我现在这么下不来台,而且还这么可爱……学姐有点喜欢你了呢,有男朋友没?”
“滚!”Shaw觉得自己和Root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简直无法交流。倒是感觉肚子里越来越空,索性先松了手去解决那个牛柳汉堡——算是求和礼物吗。
“你真的很可爱,不需要个男朋友保护你吗?”Root看着狼吞虎咽的Shaw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我再说一遍,滚!”Shaw现在要不是腾不出嘴和手来一定把Root狠狠地揍一顿,再咬一口,她肯定没有牛柳汉堡好吃!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Root终于换上一副看起来还算正经的表情,“你得和我们一起反抗魔法部。”
“Wait?魔法部又怎么招惹你了大小姐?”Shaw塞完了最后一口汉堡抬头看向Root。
“魔法部在霍格沃茨里安排了眼线,凡是看起来对他们有威胁的相关人物全部除掉。好消息是……我们都上榜了。”Root递给Shaw一张餐巾纸以解决她现在油乎乎的小嘴。
“你怎么知道的?”Root擦了嘴感觉那些油连同自己的智商一起带走了,为什么她不太听得懂Root在说什么。
“这不重要,sweetie,总之魔法部要准备进行大规模的杀戮了。说不定再过一周Professor McGonagall就要宣布了:以后每年二月份霍格沃茨会组织一场实战演习,就是学生之间胡来施些小儿科的咒语的智障游戏。但是魔法部会把人安插在这场活动中,而那些对他们不利的人,必死。”Root喜欢现在这种昏暗的环境,她告诉自己她得提前适应这种黑暗,黑暗快要蔓延了。
“你是说Professor McGonagall倒戈了?”Shaw开始觉得Root是来讲个鬼故事吓唬她的了。
“Professor McGonagall也在名单上,所以……她也会死,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再救一个人,放心啦,虽然我是斯莱特林的但是为了你我会去救一些其实我不怎么看重的人的。”
“So……你是在劝我加入一个非法组织吗?”
“算是吧,那么给个面子呗,please~”Root的绵羊音让Shaw心头猛的一颤。
“以后我的食物?”
“我全包了。”Root眉开眼笑在Shaw脸上留下一个大大的吻,把Shaw半拽出这间小房子,“走,我带你去霍格莫德吃好吃的。”
被拽着的Shaw低了低头,脸上的笑意却还是没掩得住。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