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mes_dieu

I'll get old with her,just from afar.

我会和她白头到老,只不过是天各一方。

『HP_AU』forgettable 2


2.

其实Shaw还是认为不应该和斯莱特林的那些人同流合污的,奈何Root给出的条件太诱惑,让Shaw一时间把所有的人生观价值观全部抛在了脑后。
今天是她第一次参加这个非法组织的活动,在有求必应屋举行。摆脱了那群整天跟在她身后的狂热粉丝,手插在长袍的兜里攥紧魔杖,有点防备心总是好的。却被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了眼睛,“Sweetie,猜猜我是谁?”
嘴角划起一点点的笑容,声音故意装得平淡,“Root,松手。”
“那我就听你的好了。”Root反身走到Shaw前面,“我来带路,看你这样子就不识路。”
Shaw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直接给Root下道什么咒语让她现在没法在那里笑得那么得意,她像是不认路的人吗!
“别生气我错了好了吧。”Root看着Shaw气鼓鼓的包子脸,“是我低估了格兰芬多的骄傲,乖,笑笑好看啊。”
“哼。”Shaw故作高冷的轻哼一声在Root眼里却傲娇满满,勾上她的肩一把把她推进有求必应屋刚刚开启的小木门里。
“怎么样,环境还不错吧,这是我的宿舍。”Root也跨进门然后小木门在他们身后消失了。
“这是Finch,拉文克劳七年级学长;Reese,你应该认识吧,也是你们那个没脑子……哦,不,我是说除了你和Reese以外没脑子的格兰芬多。”一失足成千古恨,尽管后来Root又是赔礼道歉,又是签订下无数不平等条约,Shaw死活不肯和Root再说一句话,反而和Reese谈笑风生。
“Shit。”Root背对着Shaw忍不住爆了句粗。
“看来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啊。”Finch转头冲着Root笑了笑,“不过看起来这个女孩有些意思,也许我们不会输得那么惨了。”
“我们不会输。”Root心烦意乱地挥挥手,“有Shaw就不会。你们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吧,我觉得我感冒了有些难受,先回宿舍了。”
“这不是你的宿舍吗?”Shaw一开口就后悔地想咬自己舌头,怎么这么没骨气,还以为自己能憋个几天不理这个讨厌的斯莱特林,Root倒是眉眼上又重新扬起笑意。
“这就是我的宿舍,顺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在魔法部眼里,我已经死了。”Root把一切说的都很轻描淡写,“在七年前一个夜晚他们派了人去我们家,把所有的人都杀了。那晚我刚好不在,我父母把我送去同学家了,然后他们去孤儿院随便抱了个和我年龄相当的女孩回家……她当晚就死了。所以我只能叫Root,我给自己起的名字。”
“没事了都过去了。”她当然知道Shaw那个根本没感情的人这时候不可能充满悲悯地抱住她安慰她,但是故事讲出来,心里的负罪感多少小了些,一个因为自己死去的女孩。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往Shaw怀里靠靠。
Shaw愣住了片刻才没像平常那样把Root推开,她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或者安慰Root一下,但她做不到,她不明白自己听完这个故事应该有什么正常反应……Reese和Finch的表情都很凝重,但她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空气中好像有一股冷冷的味道,最后她决定伸手去抱抱Root。
“魔法部以为我死了,所以下一周的实战演练你们必须装作死了,到时候我会去找几具和你们相像的尸体来蒙混过关。但到底能不能成功,就都看梅林的旨意了。祈祷吧。”Root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游走在这个世界的光明与黑暗之间,一向无铠甲也无软肋的她此时却贪婪起了这个带着婴儿才有的软糯香味的怀抱。
真是个不好的兆头。
“Miss Groves,尽管这可能是句废话但是我希望你找到的尸体不是你下咒整死的。就算全世界要让我们死我们也可以尽量温柔的对待全世界。”Finch开口,“有什么需要帮助及时告诉我们。”
“我只需要你们帮我照顾好Shaw,那么我也就无牵无挂的了。”Root靠在Finch耳边轻声说,“好了,那我先去解决那些小小的残留问题了,祝我好运。Sameen,别太想我喔。”再一次在Shaw的脸上留下一个吻后随手拎起隐身衣走出房间。
“Reese,Root会安全对吧?”Shaw像是急于得到一个未知的答案,又像是自言自语安慰自己,“我们都会的对吧?”
“你害怕了?”Reese挑眉看着这个个子小小的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女生忍不住问。
“你才害怕了!我没有情感,我不懂你们之间的那些爱恨情仇,我甚至可以笑着念出每一个不可饶恕咒,我不会愧疚,不会惋惜……我觉得这样挺好的。”Shaw总是得一遍遍地解释自己没有感情这件事,“我的父母也都死了,他们是麻瓜,他们都在车祸中死了,血肉模糊,我听见尖叫声和哭泣声,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Miss Shaw,我知道你可能没感情,但是我希望以后无论我们面对什么人,哪怕是想要置我们于死地的人,也尽量多使用些无伤大雅的咒语,死人是可以避免的,而我们需要做的正是去避免这种没必要的损失。”Finch打断了Shaw的自言自语。
“我知道。”没了Root也就没了继续呆在这里的意义,随意应付着和他们告了别一个人回了公共休息室,她也是独来独往惯了的。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