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mes_dieu

I'll get old with her,just from afar.

我会和她白头到老,只不过是天各一方。

突如其来的短篇杀手梗?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系列😳

写完这篇就去补之前的坑😳

上了这么久的学脑洞越来越小ooc越来越严重我大概是上了假学😳

1.

Shaw很早就开始记事了,大约是一岁或者一岁多一点点的时候,离开那里十几年了,仍然清晰的记得孤儿院有些刺眼的白炽灯,洗的白得令人心慌的床单被罩,还有,最重要的,难吃的要死还限量的伙食。

孤儿院里的孩子因此长得都不高,还很瘦,偶尔一两个看起来稍微健壮点的,那也绝对是平日里不好欺负的孩子,抢别的孩子的饭吃,凌辱别的孩子,在监管不严的孤儿院,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其实Shaw平时并不喜欢掺和这种事,硝烟之前从未燃至此地,她自然也乐得她的太平日子。直到四岁那年,一个不识好歹的男孩打起了她的伙食的主意,总之结局,那个男孩付出了比吃不饱惨重一万倍的后果。

不过那天之后Shaw的生活就彻底变了,一个不苟言笑却长得还不错的男人领走了她,带她上了一辆她还从没见过的豪华车,七拐八拐,最后到了一个像学校一样的地方停下。Shaw从没去过学校,她还小,更何况,那所孤儿院的孩子,能去的了学校的简直是少中又少。

关于学校,她大概还是听哪个偷偷溜出孤儿院在那个外面的世界游荡过的孩子声情并茂地讲的。

Shaw很轻,是被抱下车的。老实说,有一瞬间她真的几乎要感受到一种她之前从未感受过的,一种有别于愤怒的情感,但只是一瞬,那男人抱着她到了一个女人面前,那女人带走了她。

她本来是想问问自己到底算是来了个什么地方,但这里太安静了,而且牵着她的女人明显透着一股冷漠,最后只是张了张嘴,然后又识趣的闭上。

被强行洗了澡,换了衣服,Shaw重新感受到了愤怒。更令她愤怒的是她试着挣扎却只是徒劳,那女人的力气很大,死死地捏住Shaw本来就很细的胳膊。Shaw是对疼痛很不敏感,但Shaw很有眼色,还很惜命。

不过很快Shaw就把这暂时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因为那女人带她去了餐厅,“吃饱。”那女人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Shaw仿佛感受到了上帝的力量。那简单的两个字对于一个很能吃却永远吃不够的正在生长期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天籁。

2.

没什么意外的,Shaw在这个专门培养杀手的地方,一呆就是十四年。

这十四年是用来学习的,学习外面的小孩儿也会学习的英语数学和其它一些必备的知识,学习防身和偷袭技巧,学习怎样利用那些凡人没用的感情折磨他们自己。

十八岁那年举行过盛大的成人礼后,带着自己接到的第一份任务,从此出门谋生。杀人是他们谋生的唯一方法。

总的来说这十八年来Shaw活的也不算很差劲,由于天生是的二轴患者,对于感情的事情她毫无感觉。在刚到那里没几天的时候就有人命令他们杀掉一些小型的动物,Shaw总是在别的孩子才颤颤巍巍举起枪的时候,已经快速了结了它们的生命。

在Shaw看来,如果它们必然死亡,那么让它们不受折磨则是悲悯它们的一种方式,尽管Shaw不明白什么叫悲悯。

Shaw的果敢得到了上级的赏识,因而每天的食物也都是由着她自己的性子来,反正吃完饭后半个小时Shaw就会自觉地去楼下健身房锻炼。身子不高身材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Shaw在成人礼那天吃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最后从一个她没见过的黑衣男人手里接来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是一张A4白纸,上面只写了一个人名——Samantha Groves。

至于这个人名是谁,就只能靠Shaw自己发现了。不过看名字是个女人,杀掉一个女人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酬金,Shaw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赚了。

匆匆忙忙又抓起一个杯型蛋糕塞进嘴里就准备出门,却被自己的教练拦住,“Shaw,有些事我还是需要告诉你。这个女人也是从我们这里出来的,曾经是这里最优秀的学生,这也是为什么酬金会如此之高的原因。”

“那也是曾经了,我现在是最优秀的学生不是她。 ”Shaw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

“还有,如果你杀不掉这个女人,那么一切后果由你的雇佣方决定。总之祝你好运吧。”教练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走掉了,留Shaw在门口有些懵。

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杀掉Groves?这之间的情感纠纷她还真是看不透。人类啊,也不得不遵循达尔文的进化论——适者生存。

找了自己某次意外在网上认识的小基友Colo黑出了Groves的日常动态,看着网页上跳出来的照片,Shaw着实有些震惊,她和这个Groves,她倒是认识了三年了。

3.

从十二岁起,Shaw就被允许每个周末出去放风。干什么随她决定,但是这里不会替她出一分钱。有了这么多年的培训,Shaw绝对可以不动声色地摸出一个人的钱包,一般情况下,一个钱包也足够她逍遥两天的了。

那天她碰巧路过一个蛋糕店,里面最大的蛋糕不出意外地深受她的喜欢。她对吃的总是有着狂热的喜好,她活在这个世界上,离不开的东西,最重要的就是食物,她也有可能是被饿怕了。

总之Shaw看上的东西没有失过手的,偏偏那天运气真的很差,碰巧就撞上了Groves小姐,等等,那个时候她说自己叫什么来着?……哦对,Root。

Shaw本来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的,偏偏一不小心鬼迷心窍地伸进了这个长相姣好的女人的口袋,下一秒就被一双冰冷的手握住,“Sweetie,想干什么~”那是Shaw从没听过的软软甜甜的声音,和那双手带来的冷气截然不同。

“对不起,我伸错口袋了。”一向技术拔尖的Shaw第一次栽了跟头,理由蹩脚的让她自己都不能相信。索性快速地掏出枪抵在Root的后腰上,要是Root成心找事,她也就不怕事情闹得更大些。

“我叫Root,交个朋友吧。”那女人却装作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似的,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看上什么了,我买给你,以后别做这些不光明正大的事了。”

Shaw感觉这个Root小姐拿错剧本了?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的吗?算了算了,Shaw本来也不想太过招摇,既然如此,不如双方都留得轻省。

再后来?她几乎每个周末都来找Root,Root真的是个不错的人选,Shaw发自内心的评价。长得漂亮,还陪吃,陪喝,星期六的晚上……也偶尔陪睡。Shaw有的时候甚至在想生活如果永远这样也不错,尽管没什么挑战性。

又是多久多久没见过Root了呢……Shaw在房间里慢慢踱步,大概是半年前?Root的电话再也打不通,发电子信件也总是杳无音信,她又不知道Root家在哪里,认识了这么久,也不过是每个周末去不同的酒店。

“Oh,shit!”Shaw不喜欢这种复杂的事情。

                                    __TBC

评论(4)

热度(49)

  1. 阿壳壳壳儿Hommes_die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