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mes_dieu

I'll get old with her,just from afar.

我会和她白头到老,只不过是天各一方。

美女根与野兽肖 AU

⊙如有雷同那也没办法吧可能

⊙OOC预警

⊙副标题:你要主动点我们孩子都有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宁静的小村庄里,有着一个漂亮极了的女孩,人们都亲切地称她——美女根。转眼间美女根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上门提亲的小伙子也是络绎不绝。可惜啊美女根一个也看不上,还翻着白眼把他们统称为“Bad code”。

“美女根,你也不小了。”这可让美女根的单亲父亲冯七愁白了头发,“我觉得那个马婷婷就不错……她家里也有钱……不考虑一下吗?”

这话一出美女根足足有半个月没理冯七,她这种仙女岂是马婷婷那种人配得上的。

“美女根啊……”还是冯七先服了软,“你要实在不想嫁也算了……明天我要进城一趟,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玫瑰花谢谢。”美女根这才一不小心又笑裂了。

“真没新意。”

“不带算了。”

冯七又一次服软,“带带带,美女根你乖乖在家呆着,我后天就回来。”

“没问题。”美女根笑得一脸纯良,让冯七差点就忘了以前自己出门时美女根闯下的各种祸。

美女根本来是想乖乖在家呆着做个好少女的,奈何冯七前脚一走马婷婷后脚就敲响了她家的门。

“美女根在吗?”

“美女根不在。”

“那你是谁?”

“我是仙女根啊!”美女根突然抄起一根木棍开了门,又是一声脆响,马婷婷倒地不起。

扛起马婷婷扔在了另一条偏僻小巷,想着马婷婷真的是沉得要死要是自己嫁过去了必定没有翻身之地,又一次忍不住赞叹自己的英明之举。

***

两天过后,冯七没有回来,只有熊总孤身一狗跑了回来。

“这个冯七哟,一点都不省心。”美女根摇了摇头看着焦躁不安的熊总,“行了带我去找他吧关键时刻还是只能靠我。”

美女根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来到了野兽肖的地盘。

“冯七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女根看见自己年迈的老父亲蜷缩在冰冷的小牢房里不明所以地很想笑,让冯七再一次怀疑自己养了个假女儿。

“谁这么无礼?”笑着笑着美女根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你虐待老人就讲礼了?”美女根回头没看到人影,立刻变得伶牙俐齿。

“他偷了我的玫瑰花。”野兽肖怒气冲冲的声音。

“住这么大的房子没想到是个小气鬼?”美女根不屑地撇撇嘴。

“你说谁小气?”下一秒美女根就被野兽肖提了起来,美女根终于看清了野兽肖的模样。

“你长得真有特色。”这句话倒是美女根发自内心的。

“快滚,我快没耐心了!”野兽肖看见这等美色,突然想起自己当年也是英俊潇洒,气得想把美女根从城堡的顶层扔下去。

“你没有把我的父亲放出来。”美女根有些喜欢这个脾气暴躁的大家伙。

“他是小偷。”

“那我进去和他告个别总行了吧?”还是个冥顽不化的大家伙。

“冯七啊,你看你这么大了也再没找到过对象,就这么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死了也挺惨的,反正我也只会惹是生非,你出去忘了我,再加油找个老伴好好过吧。”美女根说罢把冯七退出了牢房顺便带上了锁。

“还有你,看你这么暴躁就知道你没什么亲朋好友,刚好我脾气好就陪你玩吧好不好啊sweetie?”

“老东西快滚。”很多年没见过女人了让野兽肖一瞬间怀疑自己的魔咒真的有可能被解开了,又转念一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怕是风流倜傥不可能喜欢上这幅模样的自己,不觉又十分沮丧了。

“嘿,别那么凶嘛。我叫根,你叫什么名字?”美女根扒在牢房的铁栏杆上,饶有兴趣,这个野兽和马婷婷那种妖艳贱货不一样。

“肖。”野兽肖闷闷地吐出一个词,随后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美女根倒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真的在这里困上一辈子或者饿死在这里,毕竟冯七从小就告诉她漂亮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比如十分钟后,某个烛台就帮她打开了牢房,时钟更是迈着小短腿一摇一摆地把她送进了新客房。

“小可爱,肖,是个人吧?”美女根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公主床上,问时钟。

“肖以前可是个帅气的王子!被施了法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烛台先生先抢答了。

“那真是可惜了……”美女根皱了皱眉,“那么按照一般的童话故事她如果和某位公主相爱就可以破解魔咒了是吧?”

“是的。”时钟终于插上了嘴,真的是和这里所有的一切一样,太久没见过女性了。

“那我真是爱莫能助了。我不是公主呐。”美女根略显惆怅,真是损失了一个很和她胃口的相亲对象。

“没事没事,只要是女的就行。”烛台赶紧说,“那么,美丽的小姐,你是否有兴趣解救我们于苦海中?”

“没有。”美女根实话实说,“不过,和野兽谈恋爱看起来是件有趣的事,不妨一试。”

***

野兽肖被一群锅碗瓢盆要挟着邀请美女根吃晚餐。

还没敲门,美女根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sweetie你可真可爱。我想我们在一起一定会很有趣的。”野兽肖后来回忆,从美女根第一次对她笑的时候,她的心突然乱了节奏。

“你一点都不像淑女。”野兽肖大口嚼着牛排还不忘和美女根搭话。她想起自己还是个王子的时候,身边也总是各种各样的爱慕者,用其他人的话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淑女,公主。不过在她看来,不过是一群不长脑子的蠢货。

她从来都不喜欢那些女人做作的掩饰,她们在她的床上可都是一个个豪杰。哦,也就是这时,野兽肖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

“这难道不是你喜欢我的原因吗?”只有美女根会用如此明目张胆的带着侵略性的眼神盯着她看,只有美女根在看见她的这幅面孔后,还依旧和她谈笑风生。

“呸,谁喜欢你了。”野兽肖毕竟是野兽肖,没有情感的二轴患者。

“我本来还想说那么现在公主可以亲吻王子了呢。”美女根咽下最后一块牛排,略显失望。

“只有真爱之吻才可以解除魔咒。”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美女根走到她的身边抚摸了一下野兽肖毛茸茸的脸庞,“hey,不知道你很久没接吻了吻技怎么样。”

“唔……”没给野兽肖一点机会回答。

或者?也许我们现在可以叫她?王子肖?

“看,我说要勇于尝试吧。”美女根松开了王子肖,“你长得还真好看。”

***

“妈咪啊学校老师的故事和你的故事不一样!”

“这是妈咪的故事当然不一样了。”Root轻轻帮小小根掖好被子,“好啦故事讲完了早点睡吧宝贝。”

“那就是说Sameen妈妈以前是野兽咯。妈咪亲了她她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对吧。”小小根满脸期待,“妈咪你好棒会魔法耶!”

“我一直很棒啊以后你也会这么棒的。”

“妈咪你再给我变一次魔法好不好啊!”小小根奶声奶气地恳求。

“先乖乖睡觉我就一会儿带你去看魔法。”稍大一点的小小肖趴在小小根耳边说。

“嗯乖,你们两个好好睡觉吧晚安。”Root给两个小可爱一人一个晚安吻后掩了门离开了。

两个小时后。

“走啦,带你看魔法去了。”小小肖拍醒小小根。

两个小影子出现在Shaw的房间门口,小小肖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

“这是在变魔法吗?”小小根踮起脚尖向里看,“Root被Shaw压在了身子底下诶……Root的皮肤好红诶……Root为什么要叫啊Shaw是不是施错了魔法……”

“这就不是魔法!”小小根最后气鼓鼓的总结。

“当年你就是这么变出来的喔。”小小肖一脸认真。

“哇!那妈咪也太厉害了!……唔……别捂我的嘴啊!……嗯,妈咪我错了。”小小根低头认错立刻变得泪汪汪的。小演技派。

“小小肖,乖,领着小小根去睡觉。”Shaw急于解决这两个小麻烦。

“说吧,你今天又给她们讲了什么少儿不宜的故事?”Shaw再一次将Root压在了身下。

“美女根和野兽肖……”

“那么从此啊,美女根与王子肖就过上了幸 福 的生活……”Shaw说着吻上Root的嘴。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