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mes_dieu

I'll get old with her,just from afar.

我会和她白头到老,只不过是天各一方。

续。

Shaw记得故事是这样落下尾声的,

她和Root的完美配合,(哦,也许还有Reese,Finch和Fusco)一举端了SM的老巢。Root那个笨蛋就是没她厉害,还是一不小心伤到了胳膊。Shaw是想替Root处理一下那还血淋淋的胳膊的,却被另一只臂揽进某人的怀里。好像在那个时候说些什么注意伤口的话都会扫了兴致。干脆吻了上去。Root的唇啊,比Shaw有生之年品尝过的所有食物还要美味。

Shaw还记得Reese在她吻Root的时候不怀好意地咳嗽了两声,余光还能瞥到Finch微红的脸,Fusco好像想上前提醒这里是公共场所又被Reese拉住。Shaw眉眼里带了笑意却让Root略带惩罚地咬了下舌尖,“认真点啊sweetie?”那个声音Shaw怕是怎么也忘不掉的。

之后她们两个就过上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有房有车,还有一条深受两人喜欢的狗。Shaw很偶尔地出去做做惩恶扬善的工作,Root则花了大部分时间学厨艺。要留住Shaw的心,首先要留住她的胃。这两点Root做得都极为出色。

两个人也会雷打不动的在深夜摔盘子,Bear刚开始不习惯地长呼短叹后来也索性习惯了一到点就回窝睡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偶尔从梦中醒来就伴着瓷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随口大嚼枕边的狗粮。

再后来Root甚至怀上了孩子,用什么最新科技怀上的她和Shaw两个人的孩子。尽管Shaw心里一百万个不满意但依旧屁颠屁颠地开始准备孩子的生活所需品。她真是爱极了现在这个母性光芒泛滥的Root,美丽的让她想立刻压在身下,那是她一个人的Root,永远都是。

孩子的出生倒是小小的折磨了一下Root。Shaw决意以后不管Root再怎么讨好她也不要再添一个烦人的孩子了。幸运的是,孩子不知道跟上了哪位母亲的“乖巧”,不哭不闹只有饿了或者想上厕所的时候才张着小嘴装模作样地号上两嗓子。

……





梦醒。

翻了个身险些从狭窄的单人床上掉下去。

Shaw叹了口气,只得接受眼前这个烂爆了的模拟。

没有Root的模拟。

评论(2)

热度(22)